關於部落格
我誤入鏡中,邂逅另一個自己
  • 3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給孩子寫一首文學的童年

◎子魚

    能與馬華文壇中的兒童文學前輩年紅老師、以及梁誌慶老師傾談實為一件愉快的事。盡管身在麻玻突然停電的冷氣咖啡店,卻感覺重返十幾年前,背靠著沈沈的書包,倚在小學矮矮的木桌,雙手托著下巴,靜靜伸長耳朵聽老師講故事的日子。

    熟悉的兒歌、童話,牽著好久不見的小小狗、小蜜蜂、小毛驢、小公主等,隨兩位老師的言談,活潑地遊戲在咖啡的香味裏,或起舞,或飛翔。

孩子需要故事

    兩位前輩都是執教30余年的資深教師,以往為了讓課堂更添活潑氣息,總會給學生講故事,增加上課的趣味;也常為了鼓勵學生閱讀,而率先翻閱兒童書籍,以便介紹。

    「孩子是需要聽故事的。后來,我幹脆自己編、自己寫,久了,倒成了興趣。」從給學生說故事,聊起自己創作兒童文學的起源,年紅老師笑得燦爛,這剛說完,誌慶老師擦一擦額頭,無奈一笑:「當年會開始寫童詩,也是教材不足吧?可惜,如今教材多了,反而是老師少給學生念了。」「經你一講,我念一年級的小孫子,學期快結束了,至今好像還不曾聽老師講過故事呢!」年紅老師感慨接話。

    在兩位教育家看來,這是本地一個不樂觀的現象。老師所說的故事、所朗的童詩、兒歌,就是兒童文學,它甚至是「世界兒童文學大會」的專家一致公認的「兒童成長中最重要的精神養分」。

 寓教于樂

    「其實,國內當前的小學課本,即使納入文學一環,也是略為遜色的,不經仔細篩選、或經過修改的童詩、兒歌,往往顯得偽文造情,皆失去童詩應有的童真與童趣。」誌慶老師才說完,年紅老師就在白紙上速速寫了首熟悉的兒歌:

    小蜜蜂,嗡嗡翁,
    飛到西,飛到東,
 
    一天到晚忙做工。

    「打個比方:兒歌有它自己的格律,並非湊足七個字就是兒歌。它的精妙之處就在于孩子唱兒歌時候,能邊唱邊跳。而兒歌的押韻和節奏方式是根據六歲以下的語音和口語來寫的,像小蜜蜂的語音簡單,符合兒童。但若用成人的語音方式書寫的,那就毀了。」

     兒歌是年紅老師的專長,他的著作甚至在中國廣泛流傳。

    「然而,最重要的是,兒童文學的教導乃至是創作,旨在寓教于樂,而不是說教!」年紅老師接著說。「盡管現今有爭議說,兒童文學應屬于一種遊戲的道具,然而,我去年到首爾參加「第二屆世界兒童文學大會」所獲得的訊息是:兒童文學依然需要寓教于樂,但必須是以潛移默化的方式將一些教育意義、生活訊息介紹給兒童,而不是一味說教。」

    說罷,年紅老師在同一張紙上再寫一首「小蜜蜂」,兩首咋看之下沒有差別,其實不然:

    小蜜蜂,嗡嗡翁,                            小蜜蜂,嗡嗡翁,
    飛到西,飛到東,
                            飛到西,飛到東,
 
    一天到晚忙做工。                一天到晚忙做工。
                                  我們要學小蜜蜂,
                                  不要做個懶惰蟲!

     「『小蜜蜂』未經修改的原文就能寓教于樂,節奏能跳舞,而結尾的『一天到晚忙做工』就以兒童的語言暗喻勤勞,讓孩子自個兒思考。但是,后來的3M課本再添上兩句說教式的語言,反倒毀了這首兒歌的原有的文學意味。」年紅老師以兒歌為例娓娓分析兒童文學的書寫重心:以童心、童真、童趣寓教于樂。

    「撇開課本不談,其實,兒童文學的推廣,教師的角色很重要!」聊及課本,誌慶老師似乎更關心現今的教師是否掌握兒童文學的內涵,甚至是對文學認識。他深思片刻,說:「教師本身需要廣泛閱讀,更要鼓勵學生閱讀,尤其是文學。在常巡回全國演講,當作文比賽評審的觀察中發現,也許是教育制度所致,現今老師以非常機械的方式教學,即使是作文,就常教導學生『範文的寫法』,導致『倒黴的一天』、『我的爸爸』諸如此類的題目內容千篇一律,層出不窮。教導孩子創作,盡管不是文學,也必須是海闊天空,更具創意地讓孩子去發揮,而不是一味依賴範文。」

    兩位老師確實非常註重兒童文學于教育界中的推廣工作。「早年,我推行親子教育。后來發現,教師更能影響學生!需要將幼兒、兒童文學介紹給老師,才能夠把完整的教育帶給學生。」因此,年紅老師如今堅持教總、以及師範學院的培訓,與誌慶老師二人在各州奔波演講。

 學前教育

    然而,這並不表示父母不需要深入了解兒童文學,反之,父母更需要給孩子一個「文學的童年」。

    「副首相納吉說了一句值得深思的話:國家于2025年的成功與否,就要看我們如今的學前教育。是沒錯,現在的嬰兒將是20年后的國家領導人!」,年紅老師從副首相納吉之前的談話,深入兒童文學與學前教育的關系。「嚴格而言,學前教育自胎教開始,但現在的家長非常忽略嬰兒教育,更甭談嬰兒文學。」他停了會,語氣稍轉嚴肅:「孩子出世,有兩樣最重要的東西,物質糧食與精神糧食,前者是媽媽的奶水,而后者,就是兒歌。孩子出生時候,母親一般都會以『搖搖搖,搖到外婆橋』哄小孩睡覺而所謂的嬰兒文學就是給孩子念這類簡單的兒歌,倘若家長沒有做到,就錯失零歲嬰兒文學教育的機會。」

    據兩位老師的解說,兒童文學大致分為四個階段:即嬰兒文學(零至三歲)、幼兒文學(三至六歲)、兒童文學(七至12歲),而最后是少年文學(1215歲),而個階段的兒童文學都有各自的語言,以特定階段語言創作的兒童文學更能貼近孩子的生活,也更能引發他們的閱讀興趣。「其實,父母親只要懂得一些基本的兒童文學的理論,而毋須深入閱讀,但是,卻一定要了解:孩子從小就需要兒歌、故事、神話、寓言……」誌慶老師解釋。

 草地、風箏、安徒生

    「現在的父母都較註重孩子的物質需求,而忽略了精神修養。打比方吧!我孩子買了昂貴的玩具給我的孫子,但小孩子一會就厭倦了,反而對我很久以前做給他說的西遊記印象深刻、給他做的孫悟空面具愛不釋手。」年紅老師笑說。

    兒時爸媽給我買的玩具,確實,記憶都模糊了。倒是彈珠、陀螺以及哥哥的一堆舊舊的故事書:《小公主》、《女媧補天》、《百鳥床》……依然記憶猶新。

    「孩子的教育、文學修養必須從出身的第一天開始,然而,現在很多人把孩子交給外籍女傭,不曾給孩子說枕邊故事陪著孩子閱讀、甚至陪孩子購買兒童讀物這將兒童失去最美好的童年。沒有兒童文學滋養的孩子,童年就會有缺憾。日本的兒童文學學會會長豬熊葉子說:『我最快樂的童年就是在草地上放風箏和看安徒生童話!』她用一句簡單的話,就概括了孩子真正的需求:自由的成長空間,以及兒童文學。」年紅老師繼續補充。

     今天的孩子,倘若不曾透過文字與愛麗絲夢遊仙境,幫助皮特潘打擊海盜抑或是隨著小蜜蜂在花叢中飛舞,心靈上,他們快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