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誤入鏡中,邂逅另一個自己
  • 3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淡的


日 子总是平淡地,就这样窜过去,乏味。对,就是这样,像从小到大饭桌上不曾缺席的白米饭一样,乏味,自咽喉忙钻下去,匆匆,到胃里盲转一圈,酸化,糜腐,再 茫然穿过迂回曲折的肠,任其虐压、榨取(想来,那真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地方),最后,一股脑涌近肛门噼里啪啦地拉窜出去,兴奋,以为终于见到的一线曙光是希 望,结果那只是坠入深渊以前,一瞬间的幻像而已。

最后的最后,除了一片迷茫的暗(一身的熏臭?),似乎仅剩下什么也没有。

      对,日子总是这样,平淡地窜过去,周而复始。对,就是这样。

 


      近几天常想起阿毛不知在什么时候所说的话。

一直惦记着,仿佛他在我耳边摆了台留声机,反复重播,让声音在耳际间旋回,久久不去。

 

►►

      辞职赖在哥哥家里,白吃白住的,说是多些时间念书,准备读研究所,其实,很多时候,我盯着天花板,看。看头顶上,一堵白色的倒悬的,墙。沉默,然而充满敌意。

似 乎有一天,它会冷不防地下压。重而无情。将那卷缩在房间一隅,手里捻着一本总看不完的翻译小说,妄想用零碎的白日梦拼凑一个不切实际之未来的我,压得扁扁 的,压成二维空间呆板又空虚的上班族,在黑色的笔挺西装上结一条不协调的花领带,走在平面的框架中,彷徨。上班。下班。汽油起价。跳槽。上班。下班。升 职。起薪。通货膨胀。上班。下班。退休。继续彷徨。

也许,后来的框架里会枯坐着一个瘦悴的老人,死盯住一台80年代的彩色电视机,四四方方的木箱,旧旧地,不断重播再重播一段千篇一律的剧目。沉闷。沉闷而无奈,无奈却被逼记忆。最后,所看到所记忆的,一切,渐,渐,模糊,不管愿意与否,必须遗忘,忘得干净,不留痕迹。

      (是不是应该干一番大事业什么的?好让海马回能在痴呆症状出现时候叼出仅剩的一些什么向谁或谁吹嘘。诺贝尔学者名家首富政要走私诈骗掠夺打抢,还有其他选择否?平平淡淡,掠过一生吧?也许。只能这样。我。24岁。中文专业学士课程毕业……究竟在干什么?)

翻开书的时候12点,眨眼,却已经傍晚7点多。    

      不知怎么搞的,今天耳际间一直响起阿毛不知在什么时候所说的话,恍如恶魔诡谲的低吟,久久不去。

 

◄◄

      小鸥生日那晚,一票人混到夜店去。疯狂。我们喝酒。我们跳舞。我们企图将濒临干涸的青春凝成一颗颗渗入酒精的汗,任其蒸馏在声色光影的夹缝里,虚耗。

有人说适当的堕落能让日子升华成小小的幸福,像啤酒呛鼻的泡泡会挤出一口令人满足的饱嗝。

(事实是这样吗?)

       我记得那晚的月亮冷得美,似乎能将倏忽的时间冰僵成画,挂在调酒师背后空而寂寞的墙上。在吧台我遇到好久不见的鸡饭坤。哟Long time no see/小学朋友汝还好不/他大声说。嘿还好暂时死不去/坤你近来怎样/我 大大声回他。周围很暗,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感觉上客套的问候让他突然大口喝完一言难尽的落寞。他请我喝酒。一杯接一杯。像很多很多年以前请我喝可乐时候一 样。音响很猛,如一头醉酒乱性的夔兽。人与人无法正常交谈(于是男和女用亲昵的勾抱神交)。但交头接耳我们还是聊了半瓶威士忌。

       那一个月光冷得凄美的夜是2007721日。到场的我和我随行的朋友都是大学毕业两个月,刚找到人生第一份工作的社会新鲜人。我们喝酒。我们跳舞。我们假装自己仍是一群十来岁的小伙子,大把大把地挥霍超支的精力。

 我和鸡饭坤聊了些什么已记不清了。只记得他说日子过得真快斩呀斩的转眼斩了好几万只肉鸡(斩出洋楼房车外加每周下Pub的银子)。我笑笑(考呀考的我只考出一纸文凭。只?)。饮胜。

       12点很快赶到。我们后知后觉。生日歌拗过电子低音挣扎出来。小鸥到处找人拥抱。突然我发现自己不可能住进被月光定格的时间里。于是,捂着嘴,我默然穿过人群,冲进厕所,吐满一地稠粘而茫然的恶臭。

       也许因为喝醉了,我是喝醉了。镜子中我看见阿毛走了进来,从我背后,一脸无奈的灰,碎碎念地对我说了一些话。我醉得凶,仅记住一些:

 最后的最后,除了一片迷茫的暗、一身的熏臭,似乎仅剩下什么也没有。对,日子总是这样,平淡地窜过去,周而复始。

 对,就是这样。

 


              中六那年,我和和阿狼(隐约中还有阿毛)利用放学后空旷的课室写了一首曲子,以挥霍青春的无聊嘲弄阿落与小鸥若有若无的爱情故事。粗糙。就几个简单的和旋与汉字。我记得歌词的结尾是这个样子:

日子平淡就这样的过去/罗密欧朱丽叶会不会有结局?


遗憾的故事就这样不再有消息/人生的无奈重复进行就只好走下去   

平淡的过……

回想起来,当年有意无意的玩笑似乎隐喻了一个和爱情无关的人生隐忧——我的人生隐忧。如果人生是一部电影篆养在DVD里,我想我会亲自为它选择片尾曲。选一段简单却铭心的音乐,伴着回溯许多名字的字幕缓缓上路。就这首〈平淡的遗憾〉吧?在按下停止键以前。

             (然而,人生,可以不平淡吗?)

后记:

这篇文章是今年新年后写的,也是留学以前的文字了。昨天翻找资料时候竟把它揪了出来。那时候正烦着升学的手续,茫茫然地,只急着想跳开一个程式化的人生。如今回首,我真的跳出来了吗?还是更深陷其中?我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